首页 > > 正文

百里边防好男儿:没有羊的“牧民”宝音图

 

 2号驻勤点

文·摄影/本报记者 刘 畅 石 悦

冬日,正午的阳光照耀在深可没膝的雪上,一串脚印延伸了好远,这是诺门罕布日德嘎查边防派出所民警宝音图和他的同事留下的,他们在巡查边境线。这是宝音图在这片草原的第9个冬天。

牧民和他做朋友,他也眷恋着这片草原。他和牧民们交心,他对守土戍边满腔热情,他看到寒来暑往之际飞鸟经过天空,听到深夜雪沙沙飘落草原。这9年已经融入他的生命。老兵很坚强,面对艰险纵情长啸;热血以外,便是柔情,这便是好男儿。

他心里有愧疚,对家庭。

我的青春在草原

1999年,16岁的宝音图光荣入伍,从此,军人的使命与责任感深深地烙印在他心中。2001年,2年义务兵役完成后,他考入军校,此时他已经从毛头小伙蜕变成一名做事果敢的职业军人。2年军校生活结束,他被分配到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诺门罕布日德边防派出所,一待便是9年。

初到草原深处的诺门罕布日德嘎查,派出所是一排简陋平房,只能靠太阳能电池板和风车发电,电视也只收得到几个台;白天不舍得用电,晚上看一会儿电视成了宝音图一天中最大的快乐。条件的艰苦还可以克服,但寂寞与孤独让这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小伙陷入了深深的苦恼:“在这里当兵和我想象的差了好多,由于交通闭塞,那时候手机也没有开始流行,和外界只能通过写信的方式沟通,每天都盼着休假的日子早点到来,能回家看看父母、见见朋友成了最大的愿望。”

渐渐地,宝音图爱上了这片草原:“和牧民做朋友,让我融入了这片草原,草原牧民的纯真平复了我那时年轻躁动的心。”

2009年夏天,牧民乌云日图在嘎查里喝了酒,看见一辆摩托车的车钥匙没有拔出,借着酒劲儿,他便将这辆摩托车骑到了自己家的夏季营地。丢了摩托的失主找到宝音图,由于草原地广人稀,宝音图陪同失主找了2天没有找到,“十里串串门,百里做邻居”正是草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乌云日图酒醒后发现自己骑了别人的摩托车回了家,却又不知道车主是谁,只能来到派出所寻找车主。此时宝音图正因此事忙得焦头烂额,听乌云日图讲了事情的经过,他又好气又好笑。

“像这样的‘闹剧'在这片草原总可见到,草原牧民有时就像个大孩子,他们的纯真也是通过这样的孩子气显现出来的。”宝音图回忆起这些时会心地笑起来。9年中,宝音图和诺门罕布日德嘎查的每一位牧民都成了好朋友。

“我的青春都在这片草原中度过,我觉得值!”记者从宝音图的眼中看到了清澈的真诚。

 

 

 

 

执勤路

没有羊的“牧民”

诺门罕布日德嘎查管控区域面积1010平方公里,在新巴尔虎左旗的基层苏木、嘎查中,它的面积不算最大,却管控着全旗最长的50.3公里中蒙边境线。宝音图是诺门罕布日德嘎查边防派出所2号驻勤点站长,“一个没有羊的牧民”是当地牧民对宝音图的形容。

由于诺门罕布日德嘎查管控区域属于狭长型,边境线长,边防派出所民警人数也极其有限,根据这一特点,派出所在边境线沿线设立了6个驻勤点,在1410号中蒙边境界碑不远处,2号驻勤点的蒙古包设立在这里,一年中的5月至10月,宝音图都在这里渡过。

“草原的冬天和夏天有着不同的美,如果你刚来,确实感到辽阔壮丽,那顶多是新鲜感,住上一个月,如果你还觉得它很美,那就是你真正了解它的美。”牧民特日根对记者说。驻勤点刚设立时,宝音图感到了刚分配到边防派出所时一样的孤独。驻守半个月后,在巡逻边境途中,宝音图来到驻勤点附近的牧民恩和阿木古勒家,彼时正值6月,是牧民一年放牧最繁忙的时节,他帮着恩和阿木古勒剪羊毛、圈赶羊群,不知不觉过了1个月,他的牧羊技巧已经跟恩和阿木古勒一样熟练。“你现在的已经是个老练的牧民了,可你就是没有羊。”恩和阿木古勒和宝音图开着玩笑。从那之后,巡逻执勤之外的闲暇时间,宝音图经常到嘎查内各个牧民家中帮忙干活,“没有羊的牧民”的故事在这片草原流传开来。

“像牧民一样生活,用牧民一样的眼睛看待草原。”宝音图这样告诉记者。来这片草原的9年之后,宝音图真正的发现了这片草原的美。

 

 

 

解救被雪围困车辆

 

脚下的昔日战场

1010平方公里的诺门罕布日德嘎查正是1939年苏、日“诺门罕战役”的主战场所在地。“这片昔日战场,是现在全呼伦贝尔市乃至全万万博体育登录最好的牧场。”宝音图告诉记者。

作为一名前军人、武警战士,历史时刻提醒着宝音图,“我希望战争永远不要再降落到这片草原,牧民们和平幸福地在这里生活,这也是我们这些战士的职责所在。”

记者跟随宝音图巡逻边境时,途经牧民宝音何其格家,见到宝音图,宝音何其格急忙跑进蒙古包,不一会儿出来时手中多了一排已经生锈的子弹,他把子弹交给了宝音图。“这是日军当年使用的三八式步枪的子弹,虽然已经不能击发了,但是里面的火药还是很危险的。我们长期对牧民进行宣传教育,捡到或碰到当年战场遗留子弹、炮弹一定要及时上交,防止意外事故的发生。”宝音图拿着子弹对记者说。

宝音图来到诺门罕布日德嘎查的9年时间里,辖区内治安发案率每年都以20%的比例下降,牧民生活从人均年收入几千元上涨到如今的1万多元。边防警察们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入伍时对祖国许下的誓言。

 

 眺望

 

家人是我的牵挂

宝音图的家在距离诺门罕布日德嘎查2000多公里之外的鄂尔多斯市鄂多克旗棋盘井镇,从参军、退役到成为一名边防警察,13年来,他在家里度过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6个月。提起家里人,“想家、想孩子”成了宝音图和记者说的最多的词。

2006年,宝音图经人介绍和老家一位姑娘相识恋爱,“边防公安官兵最苦恼的就是结婚、搞对象问题。”说起自己的感情故事,宝音图脸上满是甜蜜,恋爱的过程却也不可谓不艰辛。“刚恋爱的时候,我经常发呆傻笑,同事们经常拿这个和我开玩笑。”2006年时,诺门罕布日德嘎查基本没有手机信号,宝音图和女朋友只能每天通过固定电话聊天以解相思之苦,每天打电话的时间也少得可怜,“我那时候也动摇过,觉得两个人离得这么远,很想转业回家和她结婚过日子。”但几经思虑之后,宝音图坚守在了这片草原,“祖国培养我们这样一个军人不容易,总有人要为祖国守土戍边。”

2007年,宝音图和女朋友喜结连理,婚后两人却仍受着分居两地的相思之苦,边防公安干警的休假标准是单身民警每年有1个月的年假,已婚民警每个月有7天的探亲休假。这每个月7天的休假在宝音图眼里却显得太少:“我的家在2000多公里之外,如果坐火车回家,这每个月7天的休假全都花在了路上。”

2010年,结婚3年之后,宝音图的儿子出生了,这让他高兴了好一阵,儿子出生后半个月,宝音图不得不返回诺门罕布日德嘎查,继续服务边防。说起儿子,宝音图满是愧疚:“最遗憾的就是不能陪在儿子身边,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也是一种幸福。”

2011年,由于长期两地分居,妻子和宝音图提出了离婚要求,“我很理解她,这么多年了,家里老小都靠着她一个人照顾,家里有什么困难我都帮不上忙,难为她了。”说到这里,军队和警营历练十几年汉子的眼角有些湿润,“在外这么多年,我亏欠妻子和家人的太多了,我始终牵挂着他们!”

“现在有机会让你调离这片草原,你会走么?”记者问。

“我不会走的,这里牧民的纯真、善良时刻感染着我,我已经离不开这里了。”宝音图回答。

离开诺门罕布日德嘎查时已是黄昏,边关小镇显得格外恬静祥和,宝音图站在嘎查派出所门外久久目送着记者离开,夕阳映射着他的身影,格外高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[责任编辑:胡浩]